歡迎光臨河南金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法律法規>逐條解析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新規

逐條解析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新規

2018-01-05 河南金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閱讀 1182

第一章 總則

第一條 為了規范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程序,加強人民檢察院的法律監督,保證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執法,依法懲治經濟犯罪,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等有關法律、法規和規章,結合工作實際,制定本規定。

解析:相較于舊版前言:為規范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程序,保障辦案質量,依法有效地打擊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犯罪活動,維護市場經濟秩序,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法》《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等有關法律、規章,結合公安機關經濟犯罪偵查工作實際,制定本規定。新版增加了加強人民檢察院監督等內容。

第二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堅持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并重、實體公正與程序公正并重、查證犯罪與挽回損失并重,嚴格區分經濟犯罪與經濟糾紛的界限,不得濫用職權、玩忽職守。

解析:本條為新增

1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并重:以往是強調打擊犯罪,維護市場經濟秩序,新增加了保障人權,且是并重

2實體公正與程序公正并重:以往是保障辦案質量,強調實體公正,現在是程序公正并重,可以預見,今后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將出臺更多的細則來保障程序上的公正;

3查證犯罪與挽回損失并重:這是新提法,以前公安辦案盡管也追贓,但沒有提高到與查證犯罪并重的高度,筆者認為這是因為近年來非法集資、傳銷、證券、網絡電信詐騙等涉眾型犯罪以及大標的額合同詐騙罪的頻頻發生,如果僅把犯罪分子抓了、判了,但沒追回損失,這仍然會嚴重影響社會的穩定。可以預見,今后公安機關內部的管理考核辦法中,會增加挽回損失的考核內容,這對被害人來講是福音,但相應的會增加經偵的工作量和工作難度,也會增加被害人律師的工作量和工作難度,這一規定要求這一領域的法律從業者,不但要懂刑事方面的法律規范,也要懂民商事法律規范,可以預見,今后將會有更多的因“追贓”、“挽回損失”而引發的刑民交叉案件,刑民交叉律師將有更廣闊的執業空間。

4嚴格區分經濟犯罪與經濟糾紛的界限,不得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的界限永遠是個難題,這個難題既是理論上的,更是實務上的。實踐中,既有把明顯的經濟糾紛當做經濟犯罪處理,立了不該立的案的情況,也有把明顯的經濟犯罪當做經濟糾紛處理,該立案而不立的情況。濫用職權主要指插手經濟糾紛,立了不該立的案;玩忽職守主要指對被害人的報案推諉扯皮,該受理不受理,該立案不立案,該采取刑事強制措施而不采取,該追贓而不追贓的行為。

第三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堅持平等保護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堅持各類市場主體的訴訟地位平等、法律適用平等、法律責任平等,加強對各種所有制經濟產權與合法利益的保護。

解析:本條為新增。目的是強調對非公有制經濟主體的保護,要與公有制經濟地位平等。在涉及兩種主體都有的經濟犯罪案件中,不能片面強調保護公有制經濟,不能片面強調國有資產不能流失。但實際上,兩種主體的刑事地位不平等,是有其刑法依據的。在刑法相關條款未修改前,兩種主體的刑事地位不可能平等。如刑法中的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等都是國有企業管理人員才有的罪名,民營企業管理人員就沒有相應的罪名。同樣的行為,國有企業的管理人員實施了,給國有企業造成了損失就可以追究其刑事責任,而民營企業的管理人員實施了給民營企業造成了損失卻不能追究其刑事責任。

第四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嚴格依照法定程序進行,規范使用調查性偵查措施,準確適用限制人身、財產權利的強制性措施。

解析:本條為新增,屬原則宣示性的條款。

第五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既堅持嚴格依法辦案,又注意辦案方法,慎重選擇辦案時機和方式,注重保障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順利進行。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針對一些辦案單位工作方法簡單粗暴,只考慮自身工作的便利,不考慮經濟穩定、繁榮發展的大局。比如對一些涉及經濟犯罪的民營企業家、高科技研發人員,企業、項目少了他們就立即陷入癱瘓,甚至會連鎖引發相關企業的巨大損失,而這些人其實既不會跑,也不能跑,對他們可采取監視居住、取保候審的措施,而不必一刀切的采取羈押措施。另外其他偵查行為也要盡可能減少對企業經營、科技研發的影響。

第六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堅持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以保證準確有效地執行法律。

解析:本條為新增,屬原則宣示性條款。

第七條 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應當按照法律規定的證據裁判要求和標準收集、固定、審查、運用證據,沒有確實、充分的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

解析:本條為新增,屬原則宣示性條款。本條的設立將使經濟犯罪的立案標準、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標準更高、更嚴格。刑事案件受害人報案將更難,更需要專業的律師提供專業的服務。客觀上,公安和檢察機關在辦理重大、疑難、復雜的經濟犯罪案件時,如有專業的律師予以配合、協助,將會更順暢。

第二章 管轄

第八條 經濟犯罪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更為適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

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為發生地和犯罪結果發生地。犯罪行為發生地,包括犯罪行為的實施地以及預備地、開始地、途經地、結束地等與犯罪行為有關的地點;犯罪行為有連續、持續或者繼續狀態的,犯罪行為連續、持續或者繼續實施的地方都屬于犯罪行為發生地。犯罪結果發生地,包括犯罪對象被侵害地、犯罪所得的實際取得地、藏匿地、轉移地、使用地、銷售地。

居住地包括戶籍所在地、經常居住地。戶籍所在地與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經常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經常居住地是指公民離開戶籍所在地最后連續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但是住院就醫的除外。

單位涉嫌經濟犯罪的,由犯罪地或者所在地公安機關管轄。所在地是指單位登記的住所地。主要營業地或者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與登記的住所地不一致的,主要營業地或者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為其所在地。

法律、司法解釋或者其他規范性文件對有關經濟犯罪案件的管轄作出特別規定的,從其規定。

解析:相較于舊版規定 第三條 經濟犯罪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更為適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

犯罪地是指犯罪行為發生地。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經濟犯罪,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為發生地和犯罪嫌疑人實際取得財產的犯罪結果發生地。

居住地包括戶籍所在地、經常居住地。戶籍所在地與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經常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經常居住地是指公民離開戶籍所在地最后連續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

新版規定吸納了公安部2012123日修訂,201311日起實施的《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中對犯罪地、犯罪行為發生地、犯罪結果發生地的解釋,并增加了單位涉嫌經濟犯罪的管轄規定。

第九條 非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經濟犯罪的,由犯罪嫌疑人工作單位所在地公安機關管轄。如果由犯罪行為實施地或者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更為適宜的,也可以由犯罪行為實施地或者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管轄。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針對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等非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經濟犯罪的管轄問題,比如甲某工作單位在北京,其受賄在上海,而其本人經常居住地在天津,則北京、上海、天津三地的公安機關均有權管轄,本條的出臺可以明確本類案件的管轄,避免公安機關之間在管轄問題上的推諉扯皮。

第十條 上級公安機關必要時可以立案偵查或者組織、指揮、參與偵查下級公安機關管轄的經濟犯罪案件。

對重大、疑難、復雜或者跨區域性經濟犯罪案件,需要由上級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下級公安機關可以請求移送上一級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解析:本條為新增。上級公安機關可以提審,下級公安機關也可向上級公安機關申請移送。這為公安機關統籌規劃、集中優勢兵力打擊犯罪、統一執法尺度提供了依據。

第十一條 幾個公安機關都有權管轄的經濟犯罪案件,由最初受理的公安機關管轄。必要時,可以由主要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對管轄不明確或者有爭議的,應當協商管轄;協商不成的,由共同的上級公安機關指定管轄。

主要利用通訊工具、互聯網等技術手段實施的經濟犯罪案件,由最初發現、受理的公安機關或者主要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

解析:本條第二款為新增。可避免利用通訊工具、互聯網等技術手段實施的經濟犯罪案件管轄上的推諉扯皮。本條的設立,對被害人及其律師是利好。

第十二條 公安機關辦理跨區域性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堅持統一指揮協調、統一辦案要求的原則。

對跨區域性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犯罪地公安機關應當立案偵查,并由一個地方公安機關為主偵查,其他公安機關應當積極協助。必要時,可以并案偵查。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強調對跨區域性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上級公安機關應統一協調指揮、統一辦案要求,同時不同區域的公安機關之間應相互協調配合。這類案件由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為發生地、犯罪結果發生地)公安機關管轄,排除了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公安機關的管轄。也就是說對這類犯罪,受害人到犯罪地的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首先應受理,而不能推諉,受理之后經調查甄別,符合立案標準的,應立案。此后必要時可移送主偵查公安機關,并案偵查。

第十三條 上級公安機關指定下級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經濟犯罪案件,需要逮捕犯罪嫌疑人的,由偵查該案件的公安機關提請同級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準;需要移送審查起訴的,由偵查該案件的公安機關移送同級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人民檢察院受理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經濟犯罪案件,認為需要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指定審判管轄的,應當協商同級人民法院辦理指定管轄有關事宜。

對跨區域性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公安機關指定管轄的,應當事先向同級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通報和協商。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解決指定管轄的經濟犯罪案件,偵查該案件的公安機關應向其同級檢察機關提請批捕、移送審查起訴。跨區域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公安機關指定管轄的,應提前與同級的檢察院和法院通報和協商,因為案件的最終處理是檢察院代表國家提起公訴,法院代表國家審判。

第三章 立案、撤案

第十四條 公安機關對涉嫌經濟犯罪線索的報案、控告、舉報、自動投案,不論是否有管轄權,都應當接受并登記,由最初受理的公安機關依照法定程序辦理,不得以管轄權為由推諉或者拒絕。

經審查,認為有犯罪事實,但不屬于其管轄的案件,應當及時移送有管轄權的機關處理。對于不屬于其管轄又必須采取緊急措施的,應當先采取緊急措施,再移送主管機關。

解析:本條為新增。吸納了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以及公通字(2015)32號《公安部關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見》中有關公安機關受理案件的規定,對舊版 第六條 公安機關接受涉嫌經濟犯罪線索的報案、控告、舉報、自首后,應當進行審查 予以完善,明確規定公安機關對于涉嫌經濟犯罪線索的報案、控告等必須接受并登記,不得以沒有管轄權推諉拒絕。本條對解決長期存在的經濟犯罪案件報案受理難的問題具有重要意義。經偵部門案多人少確實是客觀存在的問題,在法律規定不明晰的情況下,難免有對外推諉的本位主義作祟。以往經偵部門常說的話是“你這不是經濟犯罪而是經濟糾紛,應該到法院起訴!”“我們經偵不能什么都接吧,難道你離婚我們也接,也給你出個受理手續?筆者認為,沒有專業法律知識的普通民眾確實很難很清楚的分辨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如果其確實是要求公安機關解決其純民事糾紛,如離婚、遺產繼承等,經偵部門可不予受理,告知其應去法院起訴(或民事調解部門),因為公安機關只對涉及經濟犯罪線索的報案、控告等,不論是否有管轄權,都應當接受并登記。因此,筆者認為只要報案、控告等明確要求追究相關人員或單位的刑事責任,經偵部門就應按本條規定受理并登記,進入法定程序。

第十五條 公安機關接受涉嫌經濟犯罪線索的報案、控告、舉報、自動投案后,應當立即進行審查,并在七日以內決定是否立案;重大、疑難、復雜線索,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立案審查期限可以延長至三十日;特別重大、疑難、復雜或者跨區域性的線索,經上一級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立案審查期限可以再延長三十日。

上級公安機關指定管轄或者書面通知立案的,應當在指定期限以內立案偵查。人民檢察院通知立案的,應當在十五日以內立案偵查。

解析:本條是關于立案審查的期限,與舊版規定基本相同。

對審查期限可以延長30日(審查期限最長為60日)的案件范圍和審批人做了修改:舊版規定的案件范圍是特別重大、復雜線索,新版規定的案件范圍是特別重大、疑難、復雜或者跨區域性的線索;舊版規定審批人是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新版規定審批人是上一級公安機關負責人

本條第二款對上級公安機關指定管轄或書面通知立案以及檢察院通知立案的情形,被指定、被通知的公安機關應在什么期限內立案做了明確規定,增強了程序實操性。

第十六條 公安機關接受行政執法機關移送的涉嫌經濟犯罪案件后,移送材料符合相關規定的,應當在三日以內進行審查并決定是否立案,至遲應當在十日以內作出決定。案情重大、疑難、復雜或者跨區域性的,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應當在三十日以內決定是否立案。情況特殊的,經上一級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可以再延長三十日作出決定。

解析:本條對比舊版規定第六條第二款,公安機關接受行政執法機關移送的涉嫌經濟犯罪案件后,應當在三日內進行審查,并決定是否立案 予以修改完善,規定了對行政執法機關移送的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且移送材料符合相關規定的,最長可在60日內決定是否立案,言外之意,如果移送材料不符合規定,公安機關是否立案的時間還不受最長60日的限制。

第十七條 公安機關經立案審查,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應當立案:

(一)認為有犯罪事實;

(二)涉嫌犯罪數額、結果或者其他情節符合經濟犯罪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需要追究刑事責任;

(三)屬于該公安機關管轄。

解析:基本保留了舊版第九條的規定。需要說明的是,認為有犯罪事實不等于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犯罪事實是由被控告人、自動投案人等實施的。

第十八條 在立案審查中,發現案件事實或者線索不明的,經公安機關辦案部門負責人批準,可以依照有關規定采取詢問、查詢、勘驗、鑒定和調取證據材料等不限制被調查對象人身、財產權利的措施。經審查,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予以立案。

解析:本款對立案審查程序規范做了較大調整,刪去了舊版規定第八條,立案審查一般不公開進行,不直接與被控告、舉報對象聯系。確實需要向被控告、舉報對象了解情況的,不得影響被控告、舉報對象的正常工作或者生產經營。需要向被控告、舉報對象調取證據材料的,應當征得被控告、舉報對象同意;被控告、舉報對象為單位的,應當征得該單位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負責人同意。明確了立案審查期間,經辦案部門負責人批準,可以采取的調查措施為:詢問、查詢、勘驗、鑒定和調取證據材料等不限制被調查對象人身權利、財產權利的措施。這意味著立案審查可以公開進行,向被控告人、被舉報人調取證據材料的,不以征得其同意為前提,也就是被控告人、被舉報人有配合調查的義務。

公安機關立案后,應當采取調查性偵查措施,但是一般不得采取限制人身、財產權利的強制性措施。確有必要采取的,必須嚴格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嚴禁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或者拘留、逮捕犯罪嫌疑人。

解析:本款為新增。規定立案之后也不能輕易采取限制人身、財產權利的強制性措施,確有必要采取的,也必須嚴格按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

公安機關立案后,在三十日以內經積極偵查,仍然無法收集到證明有犯罪事實需要對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責任的充分證據的,應當立即撤銷案件或者終止偵查。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經上一級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可以再延長三十日。

解析:本款為新增。拆解:(1)立案后公安機關經積極偵查(而不是無所作為)30日內仍無充分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有犯罪事實且須追究刑事責任的,本級公安機關應立即撤銷案件或終止偵查;(2)重大、疑難、復雜的案件,經上一級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可以再延長30日;(3)立案后最長60日內(受理后最長120日內),如果公安機關仍未收集到需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責任的充分證據的,應撤銷案件或終止偵查。

筆者認為:該條款的出臺意在解決刑事案件“長期掛賬”問題,本條款出臺前,有些經濟犯罪案件雖已立案,但因證據問題或其他問題,既沒有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強制措施,也沒有撤銷案件或終止偵查,在刑事立案與采取強制措施或撤銷案件、偵查終止之間的期限沒有相應的法律規范,導致公安辦案人員的執法隨意性較大,這為權力尋租留下了空間。本條款對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律師而言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嫌疑人如在公安機關立案后最長60日內未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則可提請公安機關撤銷案件或終止偵查,并進而要求公安機關解除對其財產的限制措施。本條款對被害人或控告人一方而言,既有辦案人員在立案后的兩個月內積極取證以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從而縮短刑事維權周期的利好可能,也有辦案人員因消極懈怠導致因證據不足無法在立案后兩個月內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從而導致刑事控告工作前功盡棄的利空可能。根據既往的一些辦案經驗,對一些重大、疑難、復雜的案件而言,立案后最長60天的窗口時間有些短。

上級公安機關認為不應當立案,責令限期糾正的,或者人民檢察院認為不應當立案,通知撤銷案件的,公安機關應當及時撤銷案件。

解析:本款為新增。體現了人民檢察院和上級公安機關認為不應當立案的,有權要求公安機關撤銷案件,公安機關應當及時撤案。但本款并未規定及時的具體期限。

第十九條 對有控告人的案件,經審查決定不予立案的,應當在立案審查的期限內制作不予立案通知書,并在三日以內送達控告人。

解析:本條是對比舊版規定第十條,對于有控告人的案件,經審查決定不予立案的,應當在立案審查的期限內制作《不予立案通知書》,并送達控告人 的完善,增加了制作不予立案通知書后三日內送達控告人的規定,這有益于保障控告人對不予立案決定的救濟權。

第二十條 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與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民事案件,屬于同一法律事實或者有牽連關系,符合下列條件之一的,應當立案:

解析:“法律事實,就是法律規定的、能夠引起法律關系產生、變更和消滅的現象。同一法律事實就是基于同一個能夠引起法律關系產生、變更和消滅的現象,而且該現象是由法律所規定的。”何為牽連關系?筆者認為是指兩個案件雖不是同一法律事實,但案件事實有牽連,且一個案件的審理結果會對另一個案件的審理結果有影響。

(一)人民法院在審理民事案件或者執行過程中,發現有經濟犯罪嫌疑,裁定不予受理、駁回起訴、中止訴訟、判決駁回訴訟請求或者中止執行生效裁判文書,并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的;

解析:本項規定人民法院主動將涉嫌經濟犯罪的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公安機關在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情況下應當立案:

1.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執行民事案件的過程中;

2.人民法院發現正在審理或執行的民事案件有經濟犯罪的嫌疑;

3.因發現有經濟犯罪嫌疑,人民法院對正在審理或執行中的案件裁定不予受理、駁回起訴、中止訴訟、判決駁回訴訟請求或者中止執行生效裁判文書。

(二)人民檢察院依法通知公安機關立案的;

解析:將二十條第一款前提與本項結合起來就是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與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民事案件,屬于同一法律事實或者有牽連關系” “人民檢察院依法通知公安機關立案的,應當立案。初看本條款表述似乎不太完整,缺少必要的銜接環節,檢察院怎么能發現法院正在審理或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案件與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屬于同一事實或有牽連關系?沒發現又怎么通知公安機關立案?舊版規定第十一條公安機關發現經濟犯罪嫌疑,與人民法院已受理或作出生效判決、裁定的民事案件系同一法律事實的,應當說明理由并附有關材料復印件,函告受理或作出判決、裁定的人民法院,同時,通報相關的人民檢察院 規定了公安機關附材料通報檢察院的程序,新版規定刪去了這一程序,筆者認為此后這類刑民交叉的案件立案程序中函告法院、通報檢察院不再是必經程序,因為根據本條第三款,公安機關對這類案件有了獨立的立案權。對這類案件公安機關可以附材料通報檢察院,也可以不通報檢察院。檢察院對這類案件的信息,可來源于公安機關的通報、會商,也可來源于控告人、舉報人等申請的立案監督。本條規定在一定程度上能為公安機關減負

(三)公安機關認為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經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的。

解析:本項為新增。按舊版規定,即便公安機關有足夠的證據和理由認為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已作出生效裁判的民事案件與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屬同一法律事實或有牽連關系的,公安機關也沒有獨立的立案權,只有在人民法院作出移送公安機關的決定或者撤銷生效民事裁判文書后,或者人民檢察院通知公安機關立案的情況下,公安機關才能立案,這樣的規定其實是不利于打擊經濟犯罪的,新版規定對此予以糾正,賦予此種情況下公安機關獨立的刑事立案權,但須經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這一門檻還是有些高。本款規定對刑事案件被害人而言利好。

有前款第二項、第三項情形的,公安機關立案后,應當嚴格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采取強制措施和偵查措施,并將立案決定書等法律文書及相關案件材料復印件抄送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人民法院并說明立案理由,同時通報與辦理民事案件的人民法院同級的人民檢察院,必要時可以報告上級公安機關。

在偵查過程中,不得妨礙人民法院民事訴訟活動的正常進行。

第二十一條 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人民檢察院在審查起訴過程中,發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將立案決定書、起訴意見書等法律文書及相關案件材料復印件抄送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人民法院,由人民法院依法處理:

(一)偵查、審查起訴的經濟犯罪案件與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民事案件屬于同一法律事實或者有牽連關系的;

(二)涉案財物已被有關當事人申請執行的。

有前款規定情形的,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應當同時將有關情況通報與辦理民事案件的人民法院同級的人民檢察院。

公安機關將相關法律文書及案件材料復印件抄送人民法院后一個月以內未收到回復的,必要時,可以報告上級公安機關。

立案偵查、審查起訴的經濟犯罪案件與仲裁機構作出仲裁裁決的民事案件屬于同一法律事實或者有牽連關系,且人民法院已經受理與該仲裁裁決相關申請的,依照本條第一款至第三款的規定辦理。

解析:第二十條解決的是公安機關遇到刑民交叉的問題應如何立案的問題,第二十一條解決的是公安機關已經刑事立案后,公安或檢察院發現刑民交叉的問題應如何處理的問題。

第二十二條 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與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以及仲裁機構作出裁決的民事案件有關聯但不屬同一法律事實的,公安機關可以立案偵查,但是不得以刑事立案為由要求人民法院移送案件、裁定駁回起訴、中止訴訟、判決駁回訴訟請求、中止執行或者撤銷判決、裁定,或者要求人民法院撤銷仲裁裁決。

解析:本條在舊版規定第十三條需要立案偵查的案件與人民法院受理或作出生效判決、裁定的民事案件,如果不屬同一法律事實,公安機關可以直接立案偵查,但不得以刑事立案為由要求人民法院裁定駁回起訴、中止審理或撤銷判決、裁定 基礎上予以完善,目的在于防止公安機關以涉嫌經濟犯罪為由插手經濟糾紛。

第二十三條 人民法院在辦理民事案件過程中,認為該案件不屬于民事糾紛而有經濟犯罪嫌疑需要追究刑事責任,并將涉嫌經濟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機關的,接受案件的公安機關應當立即審查,并在十日以內決定是否立案。公安機關不立案的,應當及時告知人民法院。

解析:本條為新增。對于人民法院按本條規定移送的案件,公安機關有權在十日內決定是否立案。本條與第二十條第一款似乎有矛盾,或者表述不清楚,容易讓人混淆,發生類似案件后不知道該適用哪條。相同的是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與第二十三條都是法院在民事案件中發現有經濟犯罪嫌疑后主動向公安移送,不同的是:1.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是公安機關應該立案,第二十三條是公安機關十日內有權決定是否立案;2.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是人民法院在審理民事案件或者執行過程中,第二十三條是人民法院辦理民事案件過程中,審理民事案件或者執行過程中”與”辦理民事案件過程中”有何不同?如果沒有為何要做不同的表述呢?3.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有法院裁定不予受理、駁回起訴、中止訴訟、判決駁回訴訟請求或者中止執行生效裁判文書的表述,第二十三條沒有。問題是第二十三條雖無裁定判決之類的表述,但是法院將一個正在辦理的民事案件以涉嫌經濟犯罪為由移送公安時,難道不需要有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所提到的裁定、判決嗎?如果需要,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和第二十三條的適用前提有何區別呢?如果沒有區別,為何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公安機關應該立案,第二十三條就可立可不立呢?4.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還有個前提“ 涉嫌經濟犯罪的案件與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或者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民事案件,屬于同一法律事實或者有牽連關系,符合下列條件之一的,應當立案:,第二十三條沒有。筆者推測,對比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和第二十三條,第二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有法院裁判,其駁回訴訟請求的裁判文書中應該有關于本案涉及經濟犯罪的認定,所以公安機關必須立案,而第二十三條沒有法院裁判文書的規定,所以公安機關有權決定是否立案。第二十三條的潛臺詞是:人民法院認為審理的民事案件可能涉及經濟犯罪,但又拿不準,因此先移送公安機關,讓公安機關判斷,如公安機關立案,則作出駁回起訴或中止訴訟等裁定,如不立案,則繼續按民事案件審理。

第二十四條 人民法院在辦理民事案件過程中,發現與民事糾紛雖然不是同一事實但是有關聯的經濟犯罪線索、材料,并將涉嫌經濟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機關的,接受案件的公安機關應當立即審查,并在十日以內決定是否立案。公安機關不立案的,應當及時告知人民法院。

解析:本條為新增。本條的關鍵詞為不是同一事實但是有關聯,對于這樣的民事案件,人民法院可在繼續辦理的同時,將涉嫌經濟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機關,公安機關有權在十日以內決定是否立案。

第二十五條 在偵查過程中,公安機關發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及時撤銷案件:

(一)對犯罪嫌疑人解除強制措施之日起十二個月以內,仍然不能移送審查起訴或者依法作其他處理的;

(二)對犯罪嫌疑人未采取強制措施,自立案之日起二年以內,仍然不能移送審查起訴或者依法作其他處理的;

(三)人民檢察院通知撤銷案件的;

(四)其他符合法律規定的撤銷案件情形的。

有前款第一項、第二項情形,但是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需要進一步偵查的,經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可以不撤銷案件,繼續偵查。

撤銷案件后,公安機關應當立即停止偵查活動,并解除相關的偵查措施和強制措施。

撤銷案件后,又發現新的事實或者證據,依法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公安機關應當重新立案偵查。

解析:本條解決的是公安機關立案后在何種情況下應撤銷案件的問題。本條是對 舊版規定第十四條(經立案偵查,對犯罪嫌疑人解除強制措施后十二個月,仍不能移送審查起訴或依法作其他處理的,公安機關應當撤銷案件。 第十五條 撤銷案件后,又發現新的事實或證據,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公安機關可以重新立案偵查)的完善發展。本條主旨在于保障人權、保障公民合法的人身權利、財產權利,解決了久立不決程序不能往下走卻又久不撤案的問題。本條對于控告人一方應注意的兩個時間節點:對犯罪嫌疑人解除強制措施之日起十二個月以內,對犯罪嫌疑人未采取強制措施;自立案之日起二年以內,如仍然不能移送審查起訴或者依法作其他處理的,又沒有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繼續偵查的,就要撤銷案件了。一旦撤案,控告人一方此前所做努力就白費了,因此控告人一方在上述時間節點發生前,應督促、配合公安機關充分調查、收集證明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證據,及早進入審查起訴階段。而對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而言,則可在上述兩個時間節點到來之際,要求公安機關撤銷案件,并要求公安機關在撤案后立即停止偵查活動,并解除相關的偵查措施和強制措施。

第二十六條 公安機關接報案件后,報案人、控告人、舉報人、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查詢立案情況的,應當在三日以內告知立案情況并記錄在案。對已經立案的,應當告知立案時間、涉嫌罪名、辦案單位等情況。

解析:對比舊版規定第十六條,可以發現新版規定中:

1.問詢主體增加了,在舊版規定的報案人、控告人、舉報人的基礎上增加了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

2.對查詢立案的,公安機關答復時間和方式由舊版的應當隨時告知改為應當在三日以內告知立案情況并記錄在案

3.對已經立案的查詢的,新版規定僅告知立案時間、涉嫌罪名、辦案單位等情況,那么這個包括什么呢?公安機關可以自由掌握。而舊版十六條第二款還規定了:

下列情形,公安機關應當告知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

(一)對于破案的,應當及時將案件辦理結果、犯罪嫌疑人以及追繳涉案財物等情況告知;

(二)對于撤銷案件的,應當及時將銷案結果、理由告知;

(三)對于未破的重大經濟犯罪案件,應當采取適當方式,在立案后定期將可以公開的情況告知。

新舊兩個版本在知情權問題上進行比較,顯然新版規定弱化了控告人等的知情權。

第二十七條 對報案、控告、舉報、移送的經濟犯罪案件,公安機關作出不予立案決定、撤銷案件決定或者逾期未作出是否立案決定有異議的,報案人、控告人、舉報人可以申請人民檢察院進行立案監督,移送案件的行政執法機關可以建議人民檢察院進行立案監督。

解析:新版規定未涉及公安機關撤銷案件后是否應通知控告人、舉報人等的問題,控告人等都不知道已撤銷,如何申請檢察院立案監督?

《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一百八十五條 公安機關作出撤銷案件決定后,應當在三日以內告知原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或者其近親屬、法定代理人以及案件移送機關。

人民檢察院認為需要公安機關說明不予立案、撤銷案件或者逾期未作出是否立案決定的理由的,應當要求公安機關在七日以內說明理由。公安機關應當書面說明理由,連同有關證據材料回復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認為不予立案或者撤銷案件的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立案。人民檢察院要求公安機關說明逾期未作出是否立案決定的理由后,公安機關在七日以內既不說明理由又不作出是否立案的決定的,人民檢察院應當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予以糾正,經審查案件有關證據材料,認為符合立案條件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立案

解析:本款為新增。加強了檢察院對公安機關的偵查監督的力度,且實操性強。

第二十八條 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或者辯護律師對公安機關立案提出異議的,公安機關應當及時受理、認真核查。

有證據證明公安機關可能存在違法介入經濟糾紛,或者利用立案實施報復陷害、敲詐勒索以及謀取其他非法利益等違法立案情形的,人民檢察院應當要求公安機關書面說明立案的理由。公安機關應當在七日以內書面說明立案的依據和理由,連同有關證據材料回復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認為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撤銷案件。

解析:本條為新增。加強了犯罪嫌疑人一方對公安機關經濟犯罪立案的異議權,加強了檢察院對公安機關經濟犯罪立案權的監督,制約了公安機關利用刑事立案違法插手經濟糾紛的亂象。本條對律師的辯護業務而言是利好。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3條犯罪嫌疑人自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有權委托辯護人;在偵查期間,只能委托律師作為辯護人。被告人有權隨時委托辯護人。

第二十九條 人民檢察院發現公安機關在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過程中適用另案處理存在違法或者不當的,可以向公安機關提出書面糾正意見或者檢察建議。公安機關應當認真審查,并將結果及時反饋人民檢察院。沒有采納的,應當說明理由。

解析:本條為新增。明確檢察院對公安機關的“另案處理”行為有監督權,但公安機關也有不采納檢察院意見或建議的權利。

第三十條 依照本規定,報經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立案偵查或者繼續偵查的案件,撤銷案件時應當經原審批的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

解析:本款是公安機關內部程序規范化要求,由原審批的省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撤銷本機關批準立案偵查、繼續偵查的案件。

人民檢察院通知撤銷案件的,應當立即撤銷案件,并報告原審批的省級以上公安機關。

解析:本款強調了檢察院的偵查監督權,即便是經省級以上公安機關審批的案件,檢察院通知撤銷案件的,承辦公安機關也要立即撤銷案件,并報告原審批的省級以上公安機關,但也僅僅是報告,并不需要征得該機關的同意,檢察院撤銷案件的決定是必須立即執行的,不管原審批的省級以上公安機關是否同意。

第四章 強制措施

第三十一條 公安機關決定采取強制措施時,應當考慮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情節的輕重程度、有無繼續犯罪和逃避或者妨礙偵查的可能性,使所適用的強制措施同犯罪的嚴重程度、犯罪嫌疑人的社會危險性相適應,依法慎用羈押性強制措施。

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措施足以防止發生社會危險性的,不得適用羈押性強制措施。

解析:本條與舊版規定第十八條(決定采取強制措施時,應當考慮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輕重程度、有無繼續犯罪和逃避或者妨礙偵查的可能性,使所適用的強制措施同犯罪的嚴重程度、犯罪嫌疑人的社會危險性相適應。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措施足以防止發生社會危險性時,不應當采用刑事拘留、逮捕措施.) 基本相同。慎用羈押措施,新版規定表述是不得,舊版表述是不應當,強制的程度不同,依新版規定,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措施足以防止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就不能采取羈押性強制措施,而舊版規定中還帶有一定的建議性。

第三十二條 公安機關應當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適用取保候審措施。

解析:舊版規定第十九條列舉了四項可以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條件,新版規定沒再延續這一方式,只用了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適用取保候審措施這樣的原則性語言。

采取保證金擔保方式的,應當綜合考慮保證訴訟活動正常進行的需要,犯罪嫌疑人的社會危險性的大小,案件的性質、情節、涉案金額,可能判處刑罰的輕重以及犯罪嫌疑人的經濟狀況等情況,確定適當的保證金數額。

解析:相較于舊版規定第十九條第二款(以財產為犯罪對象的案件,能夠提供與案件標的相當的保證金)的規定,新版規定確定保證金時不惟涉案金額,而是要考慮多重因素,這更加科學和人性化。

在取保候審期間,不得中斷對經濟犯罪案件的偵查。執行取保候審超過三個月的,應當至少每個月訊問一次被取保候審人。

解析:本款是新增。在一定程度上能確保公安機關對犯罪嫌疑人的掌控,這會增加辦案民警的負擔。但從控告人角度來講,這個規定是利好,尤其是對公安機關沒有徹底拿下來,將來可能會做撤銷案件、不起訴的案件來講,控告人及其律師應利用這一制度,督促、配合公安機關“拿下案件”。

舊版規定第十九條:除《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六十四條規定的不得取保候審的情形外,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機關可以根據案件情況決定對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在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期間,不得中斷對案件的偵查。

(一)無繼續實施犯罪的可能性的;

(二)以財產為犯罪對象的案件,能夠提供與案件標的相當的保證金的;

(三)在案件發生地有固定住處、穩定收入,能夠在傳訊的時候及時到案,無自殺、逃跑企圖或者毀滅、偽造證據或者串供可能的;

(四)其他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情形。

第三十三條 對于被決定采取強制措施并上網追逃的犯罪嫌疑人,經審查發現不構成犯罪或者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立即撤銷強制措施決定,并按照有關規定,報請省級以上公安機關刪除相關信息。

解析:本條對舊版規定第二十一條進行了修改,修改后更準確,更符合目前的實際工作情況。刪除網上追逃的信息須報省級以上公安機關。

舊版規定第二十一條:立案地公安機關將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資料錄入公安信息網在逃人員信息系統,上級公安機關經審查認為,尚不足以認定構成犯罪的,應當責令立案地公安機關刪除或者直接刪除網上在逃人員數據。

第三十四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加強統一審核,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逐案逐人審查采取強制措施的合法性和適當性,發現采取強制措施不當的,應當及時撤銷或者變更。犯罪嫌疑人在押的,應當立即釋放。公安機關釋放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變更逮捕措施的,應當及時通知作出批準逮捕決定的人民檢察院。

解析:本款完善了舊版規定第二十條,并明確公安機關有權釋放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變更逮捕措施,公安機關的這一行為不需檢察院批準,但應及時通知作出批準逮捕決定的檢察院。

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后,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不需要繼續羈押提出檢察建議的,公安機關應當予以調查核實,認為不需要繼續羈押的,應當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認為需要繼續羈押的,應當說明理由,并在十日以內將處理情況通知人民檢察院。

解析:檢察院認為逮捕后的犯罪嫌疑人不需要羈押的,可向公安機關提出檢察建議,公安機關調查核實后可以聽取也可以不聽取。

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或者辯護人有權申請人民檢察院進行羈押必要性審查。

解析:犯罪嫌疑人一方可向檢察院申請羈押必要性審查,但卻未規定控告人一方如對犯罪嫌疑人不恰當的采取非羈押措施的有何權利。

舊版規定第二十條縣級以上公安機關應當在辦案部門設定專門的審核程序或指定專門人員,負責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逐案逐人審查采取強制措施的合法性和適當性,發現采取強制措施不當的,應當及時報告公安機關負責人。

第五章 偵查取證

第三十五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及時進行偵查,依法全面、客觀、及時地收集、調取、固定、審查能夠證實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無罪、罪重或者罪輕以及與涉案財物有關的各種證據,并防止犯罪嫌疑人逃匿、銷毀證據或者轉移、隱匿涉案財物。

解析:本款是在舊版規定第十七條(公安機關對已經立案的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及時進行偵查,全面、客觀地收集、調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無罪、罪輕或者罪重的證據材料。需要采取限制犯罪嫌疑人人身、財產權利的強制性措施的,必須嚴格遵循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 的基礎上予以完善的,加強了對涉案財物的關注,并增加了防止犯罪嫌疑人逃匿、銷毀證據或者轉移、隱匿涉案財物的規定,控告人及其律師應注意這一新增規定。

嚴禁調取與經濟犯罪案件無關的證據材料,不得以偵查犯罪為由濫用偵查措施為他人收集民事訴訟證據。

解析:本款為新增。目的在于禁止借刑事立案為民事訴訟取證,實際上也是禁止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今后公安機關在明顯與經濟犯罪無關的案件中調查、收集的證據,將不能在民事訴訟中使用。本條規定還是比較原則,一些與經濟犯罪很難區分的經濟糾紛,公安機關接受報案后,調查收集的材料,就一概不能在民事訴訟中使用嗎?恐怕也不一定?尤其是法院接受一方當事人的申請,調取了公安機關收集的證據,而另一方當事人又未對該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提出異議的情況下,該證據還能當然被排除采信嗎?有些法律服務界的同仁,往往不大關注刑事訴訟法律規范,但是當處理一個民商事案件、或者一個投融資項目,需要判斷相關方提供的公安機關調查收集的有關證據材料的效力時,如果你不知道最高檢和公安部出臺的這個規定中的這個條款時,你如何避免作出影響大局的法律意見誤判呢?

第三十六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遵守法定程序,遵循有關技術標準,全面、客觀、及時地收集、提取電子數據;人民檢察院應當圍繞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審查判斷電子數據。

依照規定程序通過網絡在線提取的電子數據,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解析:本條為適應互聯網、移動互聯的發展新增的條款。關鍵點在于:一是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提取電子數據,二是依照法定程序提取的電子數據才能作為證據使用。

第三十七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需要采取技術偵查措施的,應當嚴格依照有關法律、規章和規范性文件規定的范圍和程序辦理。

解析:本條為新增。技偵手段應依法使用,否則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第三十八條 公安機關辦理非法集資、傳銷以及利用通訊工具、互聯網等技術手段實施的經濟犯罪案件,確因客觀條件的限制無法逐一收集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等相關證據的,可以結合已收集的言詞證據和依法收集并查證屬實的物證、書證、視聽資料、電子數據等實物證據,綜合認定涉案人員人數和涉案資金數額等犯罪事實,做到證據確實、充分。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是上述案件因客觀因素的限制,確實很難逐一收集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等主觀證據,因此可根據已收集的客觀證據綜合認定涉案人數和涉案金額,這實際上有些舉證責任倒置,這就要求對涉案金額和人數有異議的辯護人要通過自身的調查取證來對抗控方已取得的客觀證據。

第三十九條 公安機關辦理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犯罪案件、走私犯罪案件、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對同一批次或者同一類型的涉案物品,確因實物數量較大,無法逐一勘驗、鑒定、檢測、評估的,可以委托或者商請有資格的鑒定機構、專業機構或者行政執法機關依照程序按照一定比例隨機抽樣勘驗、鑒定、檢測、評估,并由其制作取樣記錄和出具相關書面意見。有關抽樣勘驗、鑒定、檢測、評估的結果可以作為該批次或者該類型全部涉案物品的勘驗、鑒定、檢測、評估結果,但是不符合法定程序,且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可能嚴重影響案件公正處理的除外。

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對鑒定機構或者抽樣方法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解析:本條為新增。對其客觀合理性,辯護人可從勘驗、鑒定、檢測、評估結果是否符合法定程序入手進行辯護。

第四十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與行政執法機關加強聯系、密切配合,保證準確有效地執行法律。

公安機關應當根據案件事實、證據和法律規定依法認定案件性質,對案情復雜、疑難,涉及專業性、技術性問題的,可以參考有關行政執法機關的認定意見。

行政執法機關對經濟犯罪案件中有關行為性質的認定,不是案件進入刑事訴訟程序的必經程序或者前置條件。法律、法規和規章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解決行政執法中發現的經濟犯罪中,公安機關與行政機關如何配合與銜接,公安機關既要借鑒行政執法機關的認定意見,又要保持刑事偵查權的獨立性。

第四十一條 公安機關辦理重大、疑難、復雜的經濟犯罪案件,可以聽取人民檢察院的意見,人民檢察院認為確有必要時,可以派員適時介入偵查活動,對收集證據、適用法律提出意見,監督偵查活動是否合法。對人民檢察院提出的意見,公安機關應當認真審查,并將結果及時反饋人民檢察院。沒有采納的,應當說明理由。

解析:本條為新增。為檢察院提前介入偵查活動提供依據,檢察院可以對偵查活動是否合法提出意見,公安機關可以采納檢察機關的意見,也可以不采納,不采納的,應當說明理由。

第四十二條 公安機關辦理跨區域性的重大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向人民檢察院通報立案偵查情況,人民檢察院可以根據通報情況調度辦案力量,開展指導協調等工作。需要逮捕犯罪嫌疑人的,公安機關應當提前與人民檢察院溝通。

解析:本條為新增。第四十一條規定公安機關辦理重大、疑難、復雜的案件,可以聽取檢察院的意見。第四十二條規定,公安機關辦理跨區域性的重大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向檢察院通報立案偵查情況,需要逮捕的,公安機關應當提前與檢察院溝通,這個提前不應是刑拘期滿后才提捕,而應該是刑拘期間,為的是給檢察院留出足夠的審查批捕時間。

第四十三條 人民檢察院在審查逮捕、審查起訴中發現公安機關辦案人員以非法方法收集犯罪嫌疑人供述、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的,應當依法排除非法證據并提出糾正意見。需要重新調查取證的,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應當另行指派辦案人員重新調查取證。必要時,人民檢察院也可以自行收集犯罪嫌疑人供述、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

解析:本款為新增。亮點有三:一是檢察院在批捕和審查起訴中有權對犯罪嫌疑人供述等言辭證據做非法證據排除,而這同時也是檢察機關的法定義務,辯護人應注意這點;二是規定了偵查中的回避程序,需要重新調查取證的,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應當另行指派辦案人員;三是必要時檢察院可以自行收集言詞證據。

公安機關發現收集物證、書證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要求辦案人員予以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的,應當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為提請批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的依據。

解析:本款為新增。規定了公安機關既有權利也有義務在物證、書證收集中作非法證據排除,辯護人應當注意這點。而被害人一方如認為公安機關收集物證、書證的程序違法并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也可提請公安機關在提請批捕和移送審查起訴中排除非法證據。

人民檢察院發現收集物證、書證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要求公安機關予以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的,應當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為批準逮捕、提起公訴的依據。

解析:本款為新增。賦予了檢察院批捕和提起公訴中非法證據排除的權利和義務。

第四十四條 對民事訴訟中的證據材料,公安機關在立案后應當依照刑事訴訟法以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審查或者重新收集。未經查證核實的證據材料,不得作為刑事證據使用。

解析:本條為新增。體現了刑事訴訟證據標準高于民事訴訟證據的原則。

第四十五條 人民檢察院已經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案件,公安機關不得針對同一法律事實的同一犯罪嫌疑人繼續偵查或者補充偵查,但是有新的事實或者證據的,可以重新立案偵查。

解析:本款為新增。明確了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后,公安機關不得對同一法律事實的同一犯罪嫌疑人反復糾纏,但有新的事實或證據的,可以重新立案偵查。

第六章 涉案財物的控制和處置

第四十六條 查封、扣押、凍結以及處置涉案財物,應當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進行。除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另有規定以外,公安機關不得在訴訟程序終結之前處置涉案財物。嚴格區分違法所得、其他涉案財產與合法財產,嚴格區分企業法人財產與股東個人財產,嚴格區分犯罪嫌疑人個人財產與家庭成員財產,不得超權限、超范圍、超數額、超時限查封、扣押、凍結,并注意保護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

解析:什么是“涉案財物”?20139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布了《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適用查封、凍結措施有關規定》,該規定第二條第二款本規定所稱涉案財物,是指公安機關在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依法以查封、凍結等方式固定的可用以證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無罪的各種財產和物品,包括:

(一)犯罪所得及其孳息;

(二)用于實施犯罪行為的工具;

(三)其他可以證明犯罪行為是否發生以及犯罪情節輕重的財物

新版規定明確除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另有規定的除外,公安機關不得在訴訟程序終結之前處置涉案財物,并規定了三個嚴格區分,四個不得。

對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需要追繳、返還涉案財物的,應當堅持統一資產處置原則。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時,應當將有關涉案財物及其清單隨案移送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時,應當將有關涉案財物及其清單一并移送受理案件的人民法院,并提出處理意見。

解析:本款是新增。明確規定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追繳、返還涉案財物的,應堅持統一資產處置原則,不得提前、單獨對部分被害人或投資人返還涉案財物。

第四十七條 對依照有關規定可以分割的土地、房屋等涉案不動產,應當只對與案件有關的部分進行查封。

對不可分割的土地、房屋等涉案不動產或者車輛、船舶、航空器以及大型機器、設備等特定動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犯罪嫌疑人提供的與涉案金額相當的其他財物。犯罪嫌疑人不能提供的,可以予以整體查封。

凍結涉案賬戶的款項數額,應當與涉案金額相當。

解析:本條體現的是不得超數額查封、凍結、扣押的原則,只有在犯罪嫌疑人不能提供與涉案金額相當的財物時,才可整體查封不可分割的土地、房屋等涉案不動產或者車輛、船舶、航空器以及大型機器、設備等特定動產。

第四十八條 對自動投案時主動提交的涉案財物和權屬證書等,公安機關可以先行接收,如實登記并出具接收財物憑證,根據立案和偵查情況決定是否查封、扣押、凍結。

解析:本條為新增。筆者認為,之所以新增這樣的規定,是因為主動投案者,其未必構成犯罪或未必需要追究刑事責任,追究刑事責任也未必需要查封、扣押、凍結其財物。

第四十九條 已被依法查封、凍結的涉案財物,公安機關不得重復查封、凍結,但是可以輪候查封、凍結。

已被人民法院采取民事財產保全措施的涉案財物,依照前款規定辦理。

解析:本條為新增。在刑事訴訟中引入了輪候查封的概念。

第五十條 對不宜查封、扣押、凍結的經營性涉案財物,在保證偵查活動正常進行的同時,可以允許有關當事人繼續合理使用,并采取必要的保值保管措施,以減少偵查辦案對正常辦公和合法生產經營的影響。必要時,可以申請當地政府指定有關部門或者委托有關機構代管。

解析:本條為新增。目的是為了盡量減少偵查活動對正常的經營活動和辦公活動的影響,盡量減少偵查活動對涉案財物造成的貶損。如公安機關偵查活動中違反了本條規定,辯護律師和被害人律師都可依法提出法律意見。

第五十一條 對查封、扣押、凍結的涉案財物及其孳息,以及作為證據使用的實物,公安機關應當如實登記,妥善保管,隨案移送,并與人民檢察院及時交接,變更法律手續。

在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時,應當收集、固定與涉案財物來源、權屬、性質等有關的證據材料并隨案移送。對不宜移送或者依法不移送的實物,應當將其清單、照片或者其他證明文件隨案移送。

解析:本條為新增。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認為公安機關違反本規定的,可依法提出法律意見。

第五十二條 涉嫌犯罪事實查證屬實后,對有證據證明權屬關系明確的被害人合法財產及其孳息,及時返還不損害其他被害人或者利害關系人的利益、不影響訴訟正常進行的,可以在登記、拍照或者錄像、估價后,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開具發還清單,在訴訟程序終結之前返還被害人。辦案人員應當在案卷中注明返還的理由,將原物照片、清單和被害人的領取手續存卷備查。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在訴訟程序終結之前返還:

(一)涉嫌犯罪事實尚未查清的;

(二)涉案財物及其孳息的權屬關系不明確或者存在爭議的;

(三)案件需要變更管轄的;

(四)可能損害其他被害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利益的;

(五)可能影響訴訟程序正常進行的;

(六)其他不宜返還的。

解析:本條對舊版規定第二十六條予以補充完善,對發還被害人涉案財物的條件、程序及不能發還的情形都做了較之以前更為明確的規定。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認為公安機關違反本條規定的,均可提出異議。

舊版規定第二十六條 未移送的涉案財物的返還,一般應在法院判決生效后進行。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及其孳息,確需提前返還的,應當登記、拍照或者錄像、估價,并在案卷中注明返還的理由,將原物照片、清單和被害人的領取手續存卷備查。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提前返還:

(一)案件基本事實尚未查證屬實的;

(二)涉案財物的權屬關系不明確或存在爭議的;

(三)需要將案件移送異地管轄的。

第五十三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另行處理的以外,應當立即解除對涉案財物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并及時返還有關當事人:

(一)公安機關決定撤銷案件或者對犯罪嫌疑人終止偵查的;

(二)人民檢察院通知撤銷案件或者作出不起訴決定的;

(三)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判決、裁定應當返還的。

解析:本條為新增。與第五十二條的區別是:第五十二條是訴訟程序終結前的返還,第五十三條是訴訟程序終結后的返還;第五十二條返還的是被害人,第五十三條返還的是有關當事人。

第五十四條 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及其孳息,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

發現犯罪嫌疑人將經濟犯罪違法所得和其他涉案財物用于清償債務、轉讓或者設定其他權利負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查封、扣押、凍結:

(一)他人明知是經濟犯罪違法所得和其他涉案財物而接受的;

(二)他人無償或者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取得上述財物的;

(三)他人通過非法債務清償或者違法犯罪活動取得上述財物的;

(四)他人通過其他惡意方式取得上述財物的。

他人明知是經濟犯罪違法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通過虛構債權債務關系、虛假交易等方式予以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構成犯罪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解析:本條為新增。主要規定的是追贓問題,當今經濟犯罪涉案金額越來越大,犯罪越來越有技巧,轉移隱匿贓款贓物的手段也越來越高明,有鑒于此,今后被害人的訴訟代理人在協助、配合、督促公安機關追贓方面將大有可為,這里將衍生出不少的刑民交叉案件。

第五十五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物的,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公安機關應當出具沒收違法所得意見書,連同相關證據材料一并移送同級人民檢察院:

(一)重大的走私、金融詐騙、洗錢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逃匿,在通緝一年后不能到案的;

(二)犯罪嫌疑人死亡的;

(三)涉嫌重大走私、金融詐騙、洗錢犯罪的單位被撤銷、注銷,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逃匿、死亡,導致案件無法適用普通刑事訴訟程序審理的。

犯罪嫌疑人死亡,現有證據證明其存在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物應當予以沒收的,公安機關可以繼續調查,并依法進行查封、扣押、凍結。

解析:本條為新增。規定了公安機關出具沒收違法所得意見書適用的案件類型、條件和程序。

相關問題:

1.什么是違法所得

20171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沒收規定》,20161226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05次會議、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59次會議通過)第六條規定:

通過實施犯罪直接或者間接產生、獲得的任何財產,應當認定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違法所得”。

違法所得已經部分或者全部轉變、轉化為其他財產的,轉變、轉化后的財產應當視為前款規定的“違法所得”。

來自違法所得轉變、轉化后的財產收益,或者來自已經與違法所得相混合財產中違法所得相應部分的收益,應當視為第一款規定的“違法所得”。

2.被沒收的違法所得中有被害人或其他利害關系人的財產怎么辦?

《沒收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

利害關系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對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等相關事實及證據有異議的,可以提出意見;對申請沒收的財產主張權利的,應當出示相關證據。

《沒收規定》第十六條規定: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除依法應當返還被害人的以外,應當予以沒收;申請沒收的財產不屬于違法所得或者其他涉案財產的,應當裁定駁回申請,解除查封、扣押、凍結措施。

金融詐騙案件包括:集資詐騙、信用卡詐騙、貸款詐騙、金融票據詐騙、信用證詐騙、保險詐騙、有價證券詐騙等。

第七章 辦案協作

第五十六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加強協作和配合,依法履行協查、協辦等職責。

上級公安機關應當加強監督、協調和指導,及時解決跨區域性協作的爭議事項。

解析:本條為新增。闡明了辦理經濟犯罪案件公安機關之間應相互協作的原則。

第五十七條 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需要異地公安機關協作的,委托地公安機關應當對案件的管轄、定性、證據認定以及所采取的偵查措施負責,辦理有關的法律文書和手續,并對協作事項承擔法律責任。但是協作地公安機關超權限、超范圍采取相關措施的,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解析:本條是在舊版規定第二十七條的基礎上修訂而成,增加了協作地公安機關超權限、超范圍采取相關措施的,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舊版規定第二十七條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需要異地公安機關協作的,主辦地公安機關應當對案件的管轄、定性、證據認定以及所采取的偵查措施負責,辦理有關的法律文書和手續,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第五十八條 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需要異地公安機關協作的,由委托地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制作辦案協作函件和有關法律文書,通過協作地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聯系有關協作事宜。協作地公安機關接到委托地公安機關請求協作的函件后,應當指定主管業務部門辦理。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根據本地實際情況,就需要外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協助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或者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事項制定相關審批程序。

解析:本條是對舊版規定第二十八條的修訂,刪去了舊版規定第二十八條第二款向主辦地省級公安機關備案的程序。此舉在于減少不必要的辦案環節,提高效率。

舊版規定第二十八條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需要異地公安機關協作的,由主辦地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直接出具《辦案協作函》,通過協作地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聯系有關協作事宜。

需要外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協助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或者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的,主辦地公安機關應當在出具《辦案協作函》的同時,報主辦地的省級公安機關備案。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可以根據本地實際情況,就需要外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協助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或者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事項制定內部審批程序。

第五十九條 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對委托地公安機關出具的法律文書和手續予以審核,對法律文書和手續完備的,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及時無條件予以配合,不得收取任何形式的費用。

解析:本條是對舊版規定第三十二條的修訂,刪去了“除通緝(包括將犯罪嫌疑人資料錄入公安信息網在逃人員信息系統)犯罪嫌疑人的獎勵費用外”。

舊版規定第三十二條 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對主辦地公安機關出具的法律文書和手續予以核驗,手續完備的,應當及時無條件配合。除通緝(包括將犯罪嫌疑人資料錄入公安信息網在逃人員信息系統)犯罪嫌疑人的獎勵費用外,嚴禁協作地公安機關以任何名目索取任何形式的辦案費用。

第六十條 委托地公安機關派員赴異地公安機關請求協助查詢資料、調查取證等事項時,應當出具辦案協作函件和有關法律文書。

委托地公安機關認為不需要派員赴異地的,可以將辦案協作函件和有關法律文書寄送協作地公安機關,協作地公安機關協查不得超過十五日;案情重大、情況緊急的,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在七日以內回復;因特殊情況不能按時回復的,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及時向委托地公安機關說明情況。

必要時,委托地公安機關可以將辦案協作函件和有關法律文書通過電傳、網絡等保密手段或者相關工作機制傳至協作地公安機關,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及時協查。

解析:本條是對舊版規定第二十七條的修訂,舊版規定協作地公安機關的回復時間分為三種情況三種期限,新版規定改為兩種情況:一般不得超過15日,案情重大、情況緊急的七日內回復。為提高效率,新版規定增加了電傳、網傳協作函件的內容。

舊版規定第二十九條主辦地公安機關派員赴異地公安機關請求協助查詢資料、調查取證等事項時,應當出具以下法律文書及手續:

(一)《辦案協作函》;

(二)《傳喚通知書》、《查詢存款/匯款通知書》、《調取證據通知書》等相關的法律文書;

(三)辦案人員工作證件。

主辦地公安機關認為不需要派員赴異地公安機關的,可以將《辦案協作函》及相關的法律文書寄送協作地公安機關,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盡快組織查證。案情特別重大、情況特別緊急的,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在七日內回復;案情重大、情況緊急的,不得超過十五日;一般的協查不得超過三十日。因特殊情況不能按時回復的,協作地公安機關應及時向主辦地公安機關說明情況。

第六十一條 委托地公安機關派員赴異地公安機關請求協助采取強制措施或者搜查,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等事項時,應當持辦案協作函件、有關偵查措施或者強制措施的法律文書、工作證件及相關案件材料,與協作地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聯系,協作地公安機關應當派員協助執行。

解析:本條是對舊版規定第三十條的修訂,增加了與協作地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聯系,協作地公安機關應對派員協助執行的規定。

第六十二條 對不及時采取措施,有可能導致犯罪嫌疑人逃匿,或者有可能轉移涉案財物以及重要證據的,委托地公安機關可以商請緊急協作,將辦案協作函件和有關法律文書通過電傳、網絡等保密手段傳至協作地縣級以上公安機關,協作地公安機關收到協作函件后,應當及時采取措施,落實協作事項。委托地公安機關應當立即派員攜帶法律文書前往協作地辦理有關事宜。

解析:與舊版規定的第三十一條基本一致。

舊版規定 第三十一條 對不及時采取措施,有可能導致犯罪嫌疑人逃匿,或者有可能轉移涉案財物以及重要證據的,主辦地公安機關可以商請緊急協作,將《辦案協作函》及相關法律文書電傳至協作地公安機關,協作地公安機關收到協作函件后,應當及時采取措施,落實協作事項。主辦地公安機關應當立即派員攜帶法律文書前往協作地辦理有關事宜。

第六十三條 協作地公安機關在協作過程中,發現委托地公安機關明顯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行為時,應當及時向委托地公安機關提出并報上一級公安機關。跨省協作的,應當通過協作地的省級公安機關通報委托地的省級公安機關,協商處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的,協作地的省級公安機關應當及時報告公安部。

解析:本條是對舊版規定第三十三條的修訂,新版規定協作地公安機關在協作過程中,發現委托地公安機關明顯(舊版無“明顯”二字),應當及時向委托地公安機關提出并報上一級公安機關(舊版無“報上一級公安機關”的規定),新版規定刪去了舊版“未經共同的上級公安機關批準,協作地公安機關不得拒絕和停止協作”,意味著新版規定施行后,協作地公安機關認為委托地公安機關明顯違反法律規定時,可以拒絕和停止協作。

舊版規定第三十三條協作地公安機關在協作過程中,發現主辦地公安機關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行為時,應當及時向主辦地公安機關指出,如系跨省協作,可以通過協作地的省級公安機關通報主辦地的省級公安機關,協商處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的,協作地的省級公安機關應當及時報告公安部。

未經共同的上級公安機關批準,協作地公安機關不得拒絕和停止協作。

第六十四條 立案地公安機關赴其他省、自治區、直轄市辦案,應當按照有關規定呈報上級公安機關審查批準。

解析:與舊版規定第二十八條相較,新版規定簡化了跨省級行政單位辦案的備案程序。

舊版規定 第二十八條 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需要異地公安機關協作的,由主辦地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直接出具《辦案協作函》,通過協作地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聯系有關協作事宜。

需要外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協助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或者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的,主辦地公安機關應當在出具《辦案協作函》的同時,報主辦地的省級公安機關備案。

第八章 保障訴訟參與人合法權益

第六十五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尊重和保障人權,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依法享有的辯護權和其他訴訟權利,在職責范圍內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解析:本條為新增,屬原則宣示性條款。

第六十六條 辯護律師向公安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以及現已查明的該罪的主要事實,犯罪嫌疑人被采取、變更、解除強制措施,延長偵查羈押期限、移送審查起訴等案件有關情況的,公安機關應當依法將上述情況告知辯護律師,并記錄在案。

解析:本條為新增。筆者認為:1.更好的保障了辯護權,但辯護律師(而非辯護人)向公安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以及其被采取、變更、解除強制措施,延長偵查羈押期限、移送審查起訴等案件有關情況的,公安機關可以告知,但若問及現已查明的主要犯罪事實,公安機關很可能會以涉及偵查秘密為由不予告知,但這畢竟是新版規定賦予辯護律師的一項權利,辯護律師應該行使;2.公安機關應將辯護律師問詢及辦案單位告知的情況記錄在案,為防止公安機關不告知并且不記錄在案,辯護律師應自己記錄在案,以備后用;3.規定僅賦予辯護律師的知情權,但未賦予被害人及其代理人相當的知情權,如果公安機關對犯罪嫌疑人適用的是較輕的罪名、怠于查清其全部犯罪事實、違規變更強制措施,被害人及其律師均不知情,該如何維護自身權益呢?

第六十七條 辯護律師向公安機關提交與經濟犯罪案件有關的申訴、控告等材料的,公安機關應當在執法辦案場所予以接收,當面了解有關情況并記錄在案。對辯護律師提供的材料,公安機關應當及時依法審查,并在三十日以內予以答復。

解析:本條為新增。關鍵詞為接收、記錄在案、及時依法審查、三十日以內答復,本條為保障辯護律師在偵查階段的辯護權提供了依據,被害人及其代理人沒有相對應的權利。

第六十八條 被害人、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或者律師對案件管轄有異議,向立案偵查的公安機關提出申訴的,接受申訴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申訴后的七日以內予以答復。

解析:本條與舊版規定第五條基本一致。

舊版規定第五條被害人或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聘請的律師對案件管轄有異議的,可以向立案偵查的公安機關申訴,接受申訴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申訴后的七日以內予以答復。

第六十九條 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或者辯護人認為公安機關所采取的強制措施超過法定期限,有權向原批準或者決定的公安機關提出申訴,接受該項申訴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申訴之日起三十日以內審查完畢并作出決定,將結果書面通知申訴人。對超過法定期限的強制措施,應當立即解除或者變更。

解析:本條與舊版規定第二十三條語言表述基本一致,不同的是舊版規定接受申訴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申訴之日起三日內審查完畢并作出決定,新版規定變更為三十日。

舊版規定 第二十三條 犯罪嫌疑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聘請的律師認為公安機關所采取的強制措施超過法定期限,有權向原批準或者決定的公安機關提出申訴,接受該項申訴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申訴之日起三日內審查完畢并作出決定,將結果書面通知申訴人。對超過法定期限的強制措施,應當立即依法解除或變更。

第七十條 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認為公安機關阻礙其依法行使訴訟權利并向人民檢察院申訴或者控告,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情況屬實后通知公安機關予以糾正的,公安機關應當立即糾正,并將監督執行情況書面答復人民檢察院。

解析:本條為新增。目的在于用檢察院的偵查監督權保障辯護人、訴訟代理人依法行使訴訟的權利,檢察院經審查認為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反映情況屬實的,有權通知公安機關予以糾正,公安機關應當立即糾正并書面答復檢察院。

第七十一條 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對公安機關偵查活動有異議的,可以向有關公安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提請人民檢察院依法監督。

解析:本條為新增。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對公安機關偵查活動有異議的,可向有關公安機關申訴、控告,或者提請檢察院依法監督,但并未規定有關公安機關和檢察院應如何作為。

第九章 執法監督與責任追究

第七十二條 公安機關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法》等有關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的規定,加強對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活動的執法監督和督察工作。

上級公安機關發現下級公安機關存在違反法律和有關規定行為的,應當責令其限期糾正。必要時,上級公安機關可以就其違法行為直接作出相關處理決定。

解析:根據本條本款的規定,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可就發現的公安機關違反法律和有關規定的行為致函該公安機關的上級,并要求其責令下級公安機關限期改正或直接作出相關處理決定。

人民檢察院發現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中存在違法行為的,或者對有關當事人及其辯護律師、訴訟代理人、利害關系人的申訴、控告事項查證屬實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予以糾正。

解析:本條體現的是檢察院對公安機關的偵查監督權,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均可根據本條款向檢察院申訴、控告公安機關的違法行為。

第七十三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機關應當責令依法糾正,或者直接作出撤銷、變更或者糾正決定。對發生執法過錯的,應當根據辦案人員在辦案中各自承擔的職責,區分不同情況,分別追究案件審批人、審核人、辦案人及其他直接責任人的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越權管轄或者推諉管轄的;

(二)違反規定立案、不予立案或者撤銷案件的;

(三)違反規定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的;

(四)違反規定對財物采取查封、扣押、凍結措施的;

(五)違反規定處置涉案財物的;

(六)拒不履行辦案協作職責,或者阻礙異地公安機關依法辦案的;

(七)阻礙當事人、辯護人、訴訟代理人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的;

(八)其他應當予以追究責任的。

對于導致國家賠償的責任人員,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的有關規定,追償其部分或者全部賠償費用。

解析:本條對舊版規定第三十四條做了輕微改動,增加了推諉管轄的責任;和阻礙當事人、辯護人、訴訟代理人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的責任。本條還增加了國家賠償的內容。

舊版規定第三十四條 各級公安機關應當加強對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活動的督察和執法監督工作。在辦理經濟犯罪案件中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按照《公安機關督察條例》和《公安機關內部執法監督工作規定》的有關規定,責令依法糾正,或者直接作出糾正決定。對發生執法過錯的,應當按照《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根據人民警察在辦案中各自承擔的職責,區分不同情況,分別追究案件審批人、審核人、辦案人及其他直接責任人的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違反本規定,越權管轄經濟犯罪案件的;

(二)違反本規定,進行立案審查的;

(三)違反法律和本規定,對應當立案或者撤銷的案件不予立案、撤銷的;

(四)違反法律和本規定,對不應當立案或者撤銷的案件予以立案、撤銷的;

(五)違反法律和本規定,錯誤采取強制措施的;

(六)違反法律規定,采取強制措施超過法定期限的;

(七)違反法律規定,對財產采取查封、扣押、凍結等強制性措施的;

(八)違反本規定,拒不履行辦案協作職責,或者阻礙異地公安機關依法辦案的。

第七十四條 公安機關在受理、立案、移送以及涉案財物處置等過程中,與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以及仲裁機構發生爭議的,應當協商解決。必要時,可以報告上級公安機關協調解決。上級公安機關應當加強監督,依法處理。

人民檢察院發現公安機關存在執法不當行為的,可以向公安機關提出書面糾正意見或者檢察建議。公安機關應當認真審查,并將結果及時反饋人民檢察院。沒有采納的,應當說明理由。

解析:本條為新增。檢察院對公安機關存在執法不當(不當而不是違法,亦即檢察院對公安機關不當的執法行為也有監督權),可以提出書面糾正意見或檢察建議,公安機關如不采納,應說明理由。

第七十五條 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應當加強執法安全防范工作,規范執法辦案活動,執行執法辦案規定,加強執法監督,對執法不當造成嚴重后果的,依據相關規定追究責任。

解析:本條為新增,屬原則宣示性條款。

第十章 附則

第七十六條 本規定所稱的經濟犯罪案件,主要是指公安機關經濟犯罪偵查部門按照有關規定依法管轄的各種刑事案件,但以資助方式實施的幫助恐怖活動案件,不適用本規定。

公安機關其他辦案部門依法管轄刑法分則第三章規定的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犯罪有關案件的,適用本規定。

解析:資助恐怖活動罪本身屬非典型性經濟犯罪。第二款指經偵部門以外的公安機關其他辦案部門。

第七十七條 本規定所稱的調查性偵查措施,是指公安機關在辦理經濟犯罪案件過程中,依照法律規定進行的專門調查工作和有關偵查措施,但是不包括限制犯罪嫌疑人人身、財產權利的強制性措施。

解析:可以采取調查、走訪、勘驗、鑒定、查詢,包括技術偵查手段,但不能羈押、取保候審、監視居住,不能查封、扣押、凍結等。

第七十八條 本規定所稱的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是指基于同一法律事實、利益受損人數眾多、可能影響社會秩序穩定的經濟犯罪案件,包括但不限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擅自設立金融機構,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等犯罪。

解析:涉眾型經濟犯罪已成為一種社會現象、一個法律概念。

第七十九條 本規定所稱的跨區域性,是指涉及兩個以上縣級行政區域。

解析:不看本解釋,往往會認為跨區域是跨省,最起碼也是跨地級市。

第八十條 本規定自201811日起施行。20051231日發布的《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的若干規定》(公通字〔2005101號)同時廢止。本規定發布以前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制定的關于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的規范性文件與本規定不一致的,適用本規定。


本文作者:

王剛  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張海鷹  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 律師 



? 河南金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200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ouPHP 豫ICP備15029425號
vr赛车开奖视频 哪里买手机便宜 吃秀美拍直播主播怎么赚钱 利鑫彩票是真的吗 河南快3走试图 北京快3和值单双技巧 任二直选单式 pk10最牛稳赚模式最新 时时彩两星玩法技巧 内蒙古快3同步时间软件 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7码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pk10软件 500彩票极速快三辅助器 qq捕鱼大亨元旦礼物 重庆时时彩两期计划软件 江苏11选5官网